颜熙-AZURE

Agape or Eros


想看前文的话去微博比较好…开了很多车。
微博id:颜熙-AZURE

Agape or Eros 14❤️糖分日常。感谢大家的催更鼓励…真的超感动,前段时间很忙就搁置了下来,之前说的考虑停更还是不舍得呀……最近会努力的做这篇的修改,听了几个小伙伴的意见正在考虑出本——感谢大家喜欢!再一次!感谢!*文中曲子是歌剧魅影,The Point of No Return





14



“诶?!”

被维克托告知说“复赛开始要不要一起双人滑”的勇利张大眼睛,面对着面前一本正经的男人,举着筷子一副完全懵了的模样。维克托笑眯眯的,夹着煎蛋吞咽下去,“勇利也想试试看的吧?托举动作一类的。”
“这,这样也太乱来了吧?双人滑以前有过Omega和Alpha一起吗?”“为什么要担心这些事情呢?是Omega的勇利很轻的吧,举起来应该会很容易哦?”维克托调笑着。
虽然他嘴上说的云清风淡的,实际上则是思考已久的事情。
勇利虽然早就准备编排曲子,却硬生生的拖了好几个星期寻找音乐。找到的大多是悲壮的男高音,总是不合适的。
“勇利有什么喜欢的曲子吗?我是很想滑那个的…”维克托的指头抵着下巴,另手划动手机屏幕。“我很喜欢听歌剧的,啊…你看这个怎么样?叫不归点…”



这首曲子大致讲述的是带着面具的男人诱骗纯洁女人的故事,曲名所述的不归点,隐约是指性。歌词的露骨反而比常见的隐晦增添美感,比如女人所唱的,“我早已想象过,我们的身体纠缠不清,我毫无兼备又如此安静的…”
勇利听到这里是脸上一红,维克托看着对方张大的眼睛,低头看向对方的时候双眼皮的好看弧度,睫毛的卷曲让他感到心动不已。
这是个多么可爱的人啊…
勇利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弯弯的,腼腆的神情,指头轻轻的挠着脸。勇利哭起来的时候,睫毛闪着水光,眼眶里含着眼泪又是一副极为努力忍耐的神情。勇利期待的时候,眼底是晶晶发亮的,寻找着他所想要的东西,会小跑起来,又认真又傻的模样非常执着。

想到这里就忍不住想将他抱在怀里,凑的更近些。究竟勇利是为什么那么让他喜欢呢。维克托这么想着。真是选择困难啊…勇利的浑身上下,都让他深深的喜欢着。不光是之前就在心底不断称赞的眼睛还是可爱的表情,勇利滑冰的时候那种要融化到音乐中的步法,还有现在…抱起来这种暖和舒适的感觉。
交往不到三个月,没有想到已经那么喜欢他了。维克托将头轻凑在勇利的颈边,嗅着他身上香甜的气味。勇利带给他的是俄罗斯严冬不曾有的,绵长暖和,时而又让他激动不已的热烈。
“啊…维,维克托…好痒啊,昨天…还没有要够吗…?”红红着脸,带着一有些嗔怪的口气,转过身环住他的颈项。凑近了在他的嘴唇上轻碰一下。实在是…太可爱了吧?维克托的鼻尖微微发红,在勇利的耳廓上轻轻啃着,温热的吐息袭击着勇利敏感的颈侧。
“kiss…而已哦勇利。”维克托低头亲吻着他的嘴唇。在冰还是有些冷的,蹭到对方的鼻尖的时候感觉到凉凉的。

这样下去该怎么认真练习啊,勇利?…
编排中一共有两个托举动作,由于两人都是现役的男子单人运动员,旋转和跳跃动作无疑编排的多了些。让维克托都能感到脸红心跳的事情是,勇利长时间以来模仿他的动作,吻合度几乎不用做太多的练习,同步率非常高。维克托指抵下巴,看着正在努力练习阿克塞尔跳的勇利眨眨眼睛。
勇利练习起来就是这个模样,一遍遍起跳,没有丝毫休息时间,在两三分钟里跳了五六次,不管是摔倒还是说成功,眼睛总是认真的盯着冰面,或是气喘吁吁的滑到远处再次起跳。勇利的体力好是众所周知的,比起维克托,要是让他以这样高频率的练习跳跃,可能还真的有些吃不消。
勇利的黑色头发长长了一点,在冰上吐着白雾,喘息着,对上维克托的目光时不好意思的摸着后脑勺笑了一下。
“勇利——休息一下练习双人滑吧?”
“啊…好,稍等一下...”他侧身在维克托面前刹住,脸冻得红通通的,拿起水瓶放到嘴边。维克托能够看到他淡色的嘴唇吮吸的模样,不知道是信息素做崇,还只是他的恋人太过可爱了,维克托不禁用手指去碰了一下他的脸颊。
勇利还在吮吸着水,红褐色的眼睛随着指头过来的方向回望上去。心忍不住,维克托倾过身子去吻了一下他的额头。可见的红色蔓延到勇利的耳根,视线则投落下去,一时之间还忘记了继续喝水。

起先听到“不归点”的时候,勇利甚至觉得于Phantom,也就是戴面具的悲剧主角,有着不可思议的共鸣感,同时又深切的知道没有他如此极端。奇怪的反倒是觉得维克托像那个纯洁的女主人公,被自己怎么会诱骗到这种境地…不对不对——维克托应该也是喜欢我的吧?
走神的一两秒中他被维克托举了起来,好在已经练习了不下百十次,没有出任何差错。如平常相似,落地时他的手指轻轻蹭过维克托的脸颊,维克托可以闻到淡淡的枫叶糖绵软的磨蹭过他的鼻尖——还带着他的气息。
也许标记,就算是临时的,也是真的能让人如此满足的吧。
他这么想,带着勇利腰的手,随着动作变化起落。维克托的手无疑是非常好看的,带着黑色手套,十分修长,牵上勇利前段微微发红的指头的指头,像是冬日黑伞上飘落上的雪花。
勇利转了个圈,维克托的动作由温和的牵着他的手变成猛抓住手腕,按照设计好的,勇利作出被猛拉踉跄的动作,顺着动作轨迹的走势松开他的双手,迎合着音乐,两人一起做出一个三周跳。


有的时候维克托也会低声的哼唱这首歌,“一旦越过了不归点,就无法再回头。我们的伪装游戏,已接近尾声。”他身穿黑色的衣服,修长的身体,在黑色的浓抹下加入了什么神秘的元素,看不到他的脸的时候,维克托似乎变得如此琢磨不透。他的双腿交错身体下倾,像是细黑色的毛笔划出的弧度,如此美妙。如果非要来形容维克托的样子的话,那大概就是一只黑色镶金的纯黑色钢笔,冰是他干净的纸张,他则在上面,用着最从容的姿态,写下一个个漂亮的英语字母,笔触强弱有致:“什么样的欲望已偷偷的敲开门扉?又是什么样的甜蜜诱惑等着我们…”
“…你已经带领我…到了文字干涸枯竭的地方…”勇利向后滑去,从未穿着过的纯白色练习服别有风味。“…别无二心,对与错…”勇利在远处靠近,脚下步伐与维克托是镜像的,如出一辙。红褐色的眼睛深处藏有迷茫,举手投足之间,像是抚摸着五线谱弯曲顺流而下的线条,指尖蹭抹过音符的圆润肚子,在末尾向上掂拈过。情欲也好,还是说依赖,迷恋,勇利脑内自己的思绪在逐渐的退去,似乎里面装的都是银色,蓝色,维克托。
“欲望会教会我们什么样温暖的秘密…什么时候才能够让火焰把我们吞噬殆尽…” 再回过神来的时候,维克托揽着他的正在不断凑近,他潜意识中是知道要向后弯下去的,如此照做以后却难以摆脱迷离的感觉。

维克托的香气正在放大,嘴唇也正在不断的凑近。黑色衬衫微敞着,那双蓝色的眼睛视线那么认真。

难以想象,如果维克托真的想制作一个甜蜜的陷阱让勇利掉下去,那会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?那会是怎么样的让人毫无抵抗啊。在维克托散发荷尔蒙的时候,勇利的理智是薄薄的纸一捅就破。维克托则好像注意到了对方的走神,笑了笑将他拉起来,一边换过方向搂住他的后腰在他的耳边低声。

“小猪猪,不连接好动作就会买不到蛋糕了哦。”










tbc
爱你们

评论(5)

热度(132)